<em id="9xowb"><acronym id="9xowb"></acronym></em>
  • <li id="9xowb"><object id="9xowb"><menuitem id="9xowb"></menuitem></object></li>
  • <em id="9xowb"></em>
    <rp id="9xowb"></rp>
  • <button id="9xowb"><tr id="9xowb"><u id="9xowb"></u></tr></button>
  • 首頁 |期刊 |展覽 |培訓 |畫廊 |讀編往來 |投稿 |訂閱雜志 |聯系我們
    用戶:密碼:
    站內搜索:
      最新動態 更多>>
    第17屆臨沂書圣文化節隆重開幕
    《中國書畫》全國各地代售點
    楊曉陽2019榆林采風作品展暨研討會...
    “天佑中華·寶相神威”鐘馗主題邀...
    青島西海岸 “后疫情時代的藝術夢...
    《中國書畫》“一年之寄2020
      推薦閱讀
    書畫同源
    明治世廢漢字議
    臨書一得
    尤倫斯走了,股票來了
    無私的捐贈 永遠的奉獻
      下期預告 更多>>

     
     

    近現代專題

    吳玉如的藝術人生

    ◇ 田正憲

    時間:2020-11-15 09:30:00 | 來源:中國書畫


    吳玉如先生13歲時所書扇面

    吳玉如是公認的書法大家,早在20世紀40年代,吳玉如與沈尹默就享有“南沈北吳”的美譽。專門介紹吳玉如的藝術人生的文章很少,還有很多人好奇地想知道吳玉如的書法是從哪里學來的,他的老師究竟何人。今天,可以開門見山地告訴大家,吳玉如的書法沒有固定的師承關系,他的老師就是歷代名家碑帖,從“二王”入,又從“二王”出,自始至終以“二王”為宗。吳玉如的書法成就,除了他本人的天稟以外,更重要的是靠自己勤勉。

    吳玉如1898年農歷四月十二日出生在南京的一個沒落的舊官僚家庭,他的本名是吳家琭,玉如是他的字,取《老子》中“琭琭如玉”之意。吳玉如還有一個乳名叫“淦”,則鮮為人知。原來,吳玉如小時羸弱,周圍的老輩們竊竊私語,言恐其不壽,受封建思想的影響,家里也給他算過命,稱他命中既缺金又缺水,所以家里干脆給他取了一個“淦”字作乳名一下子就把金和水占全了。吳玉如生于戊戌年,在他早年出版的臨《蘭亭序》中,我們可以看到一枚帶有小狗圖案的“淦”字印章。

    吳玉如先生早年所臨《蘭亭序》

    吳玉如的祖輩都是做官的,祖父吳瞻箐是同治癸酉舉人,曾出使朝鮮,出資在北京宣武門外建涇縣新會館,是袁世凱的幕僚。吳玉如的父親吳彝年,在李鴻章擔任直隸總督期間創辦的天津電報總局工作,后被派往吉林,擔任過吉林電報局局長。受家庭“重學入仕”思想的影響,吳玉如幼年時就接受著良好的士族教育。6歲時便操觚寫字,并能夠背誦大段古詩文。祖父的一位朋友趙荊玉曾帶著一把扇子求其祖父作書,年幼的吳玉如趁大人寒暄之際,抄起筆來,在扇子上寫下“姜太公釣魚”

    幾個字。因不會寫“姜”,寫成“江”,父親發現后一頓責罵。他的祖父反而高興起來,先賠償了人家的扇子錢,然后驕傲地說道:“此我家寶馬駒也。”或許自此時始,在幼小的心靈中埋下了一生鐘情書法的種子。66歲時,吳玉如回憶起這件事還寫了一首詩:

    歲朝紅染墨痕新,癸卯臨為重六人。
    六歲涂鴉發祖笑,白頭身世果何因。

    吳玉如10歲時,父親離職,隨即全家遷到天津,吳玉如入天津新學書院讀書。每天去學校讀書之前,總是叮囑家人為他研好墨汁,生怕放學以后再研磨耽誤了練習時間。在祖父和母親的指導下,吳玉如練習書法一絲不茍、中規中矩,寒來暑往,持之以恒,自然有了長足的進步。每逢寒暑假,更是廢寢忘食,一心撲在寫字上。他當時找了一塊大方磚,炊帚一柄,每天蘸水在磚上寫徑尺大字一小時,堅持練習三四年,所以后來寫擘窠大字,一點兒也不犯愁。到十二三歲時,吳玉如寫小楷、行書已具有相當功力。13歲那年,吳玉如母親的生日來臨,吳玉如用灑金折扇,一氣呵成,寫下了簪花格小楷,每字僅有半厘米大小,字跡工整,布局勻稱,一篇蘇軾的《石鐘山記》躍然紙上。如果不是知根知底,根本看不出竟然出自一個13歲的孩子之手!這也是現存最早的吳玉如墨跡,其書法天賦已見端倪。這一時期,吳玉如主要在蘇東坡的大字《豐樂亭》《醉翁亭》等碑下了很大功夫。
    1913年,15歲的吳玉如考入了天津南開中學,與周恩來同分在一個班級,又與周恩來同為學生組織“敬業樂群會”成員,周恩來任智育部長,吳玉如任演說部長。吳玉如中學時的志向便是讀書,當時寫下了一首器宇軒昂的詩,便是最好的例證:

    何來小子太癲狂,把筆不曾顧四方。
    識得讀書真理在,輕他南面不為王。

    吳玉如的母親說過:“在南開學校讀書時,放學歸來,自晚飯前即伏案作字,有時入神忘倦,臨池徹夜,舉頭天已破曉。”
    吳玉如在南開中學讀書兩年半,考入了北京大學預科班,后轉入朝陽大學。因父親吳彝年突然病逝,吳玉如不得不退學丁憂在家。

    此后,他曾參加了上海國文函授學校的學習,主要是學習作詩作詞,留下了大量習作墨跡,并受到了老師的高度贊揚。那時的吳玉如觀看了唐、宋兩朝有名書家的字,非常羨慕,自己心摹手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得到他們的神理。從此,就由寫蘇軾改成寫黃庭堅、趙孟頫、李邕等諸家的字,其中受黃庭堅影響最深,有黃庭堅筆意詩稿存世。直到40歲,其大字行草仍具黃庭堅的風貌。

    吳玉如的書法回歸“二王”,其書法成就的形成始于他去哈爾濱以后,也就是20歲左右。因生活所迫,他獨自一人遠赴哈爾濱謀生。在哈爾濱的十七年時間里,是吳玉如取得書法成就的黃金時期。

    東北地區是吳玉如父親為官之地,吳玉如是投奔其父親好友傅強的。傅強是中國司法專家,時任中華民國北京政府外交部特派吉林交涉員。吳玉如到來時,傅強已經接到新的任命,正準備赴京,于是就把年輕的吳玉如托付給了好友馬忠駿。馬忠駿時任黑龍江鐵路交涉總局總辦兼東省特別行政區市政管理局局長。在馬忠駿的栽培下,吳玉如在哈爾濱度過了十七個春秋。馬忠駿隱退后,建私人園林—“遁園”,并創辦“松江詩社”,東北各界名流經常在此雅集,吳玉如則如魚得水,有機會與當時包括有“吉林三杰”之稱的宋小濂、徐鼐霖、成多祿在內的諸多名家吟詩作賦、研究古碑古帖。林紓、張朝墉、張伯英、鐘廣生等都是當時馬忠駿的座上賓。馬忠駿將這些雅集詩作整理出版成《遁園雜俎》,其中有不少吳玉如的詩作。

    20歲至30歲是吳玉如在書法上奠定基礎的十年,為追溯“二王”、發展行草鋪平了道路。他的小楷最得力于《黃庭經》,對王獻之《洛神賦十三行》也下過苦功夫。在二十歲以前就寫《黃庭經》的小楷字,興之所至,有時候寫了通宵,尤對《十三行》有很深的鉆研。他的大字楷書得益于對《張猛龍》《崔敬邕》《鄭文公》《司馬景和妻墓志》深入的臨摹鉆研,能夠由似到不似,遺形取神,確有收獲。對于《元略墓志銘》最為喜愛,用筆結體都符合“二王”行草的規律。他推崇《龍藏寺》為隋碑之最,上接北魏,下傳初唐。他認為歐陽詢的《皇甫誕碑》是他的最高造詣,超過《化度寺》和《九成宮》的成就。吳玉如還在虞世南《夫子廟堂碑》、褚遂良《雁塔圣教序》上下過相當功夫。至于李北海的行楷,他認為以《麓山寺》為冠。他把《李秀碑》《李思訓碑》化在自己的手腕以下,運用揮毫,并且總結出李北海是用“二王”行草和北魏筆法融合而成的。

    吳玉如書法由酷愛蘇軾、黃庭堅轉向了王羲之、王獻之。他認為,蘇、黃的字并非不好,只是不適合初學者。吳玉如果斷地將他的書法研習方向回歸“二王”,并進行了一絲不茍的臨帖。在他看來,臨帖必須一絲不茍,容不得半點兒馬虎。初臨,還必須追求“極似”。臨帖,是一個苦差事,懶人做不了,非勤奮達不到臨帖效果。太聰明的人做不了,他們往往在臨帖的苦難過程中尋找“捷徑”,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笨人同樣干不了,他們往往扎進古人的碑帖里單純地下苦功夫、笨功夫,沒有經過自己的大腦進行消化、過濾和吸收,往往“事倍功半”。吳玉如是那種既聰明又肯下功夫的人。功夫不負有心人,吳玉如在這段時間,臨池不輟,進步極快,很快出版了臨習之作—臨《蘭亭集序》。

    年輕的吳玉如在楷、行、草三方面成就是并駕齊驅的,小楷成熟早于行草。吳玉如書法的飛躍是在1931年他在莫斯科完成的“三部曲”為標志的。


    1930年,吳玉如隨同莫德惠、劉澤榮出使莫斯科,生活極其清苦。他常以書法消遣,先后完成了小楷《樂毅論》《黃庭經》臨摹及草書《離騷》抄寫,后來被稱為“莫斯科三部曲”。此時,吳玉如小楷已入化境,至今成為書法學習者的范本。草書雖夠不上老辣,但結字十分準確,用筆自然流暢、游刃有余。這三個代表作是吳玉如的用心之作,也是吳玉如經歷了愛妻盧琴姮英年早逝、發妻傅孝實仳離之后,獻給后來成為自己妻子的馬忠駿之九女兒馬淑蘊的禮物。

    “九一八事變”后,吳玉如攜新婚妻子入關,定居天津。在哈爾濱十七年的歷練中,吳玉如詩詞、書法藝術日臻成熟,吳玉如在詩壇、書法界已經名噪一時。

    回到天津后,吳玉如為衣食奔走京、濟、寧、滬、杭等地。其間行書由蘇軾、趙孟頫而轉向李北海、米芾,進而學習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諸家臨摹《蘭亭序》,尤其對《麓山寺》《法華寺》《方圓庵記》《圣教序》用功最勤;大字楷書除學宗《九成宮》《夫子廟堂碑》之外,對北碑《崔敬邕墓志》《張黑女墓志》,尤其是《元略墓志》用功最多;草書對孫過庭《書譜》推崇備至;篆隸上自《散氏盤銘》《毛公鼎》,中及漢隸,下至鄧石如、趙之謙,皆有所臨摹。

    早年出版的吳玉如先生所臨《蘭亭序》

    1935年春,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先生邀請吳玉如擔任南開大學商學院國文教師兼經濟研究所秘書。1938年,準備去昆明西南聯大任教。途經重慶拜謁張伯苓先生,被老校長執意挽留,任參政會秘書。此間除了一些詩詞手稿外,沒有更多作品存世。
    1939年秋,吳玉如因不愿加入國民黨,在蔣介石約見前兩天以天津水患,母親無人照料為由繞道緬甸、香港,遄返回津。從此他深居簡出,并不再使用自己的常用名“吳家琭”,以其字“玉如”為用,以字行于世。此間,吳玉如杜門謝客,潛心臨寫篆隸,其大量臨寫作品自認為不夠成熟,“大匠不示人以璞”,就連自己的長子吳小如懇請留一件作為紀念都未曾答應。
    吳玉如認為中國的方塊字是由占卜甲骨發展到金文石刻,又發展到小篆的,再由小篆發展到隸書楷書,從而繁衍出行草書的,不能武斷地割裂成南北兩派—南帖北碑,把漢魏與“二王”書法對立起來。吳玉如的篆書金文,小篆是從鄧完白,而不拘泥于鄧完白的結體,金文名器均曾涉獵,認為清人楊沂孫的金文比較高超,吳大澂雖有工力,可是神韻較差。他主張寫小篆不寫《說文》以外的字,金文借字,要有根據,不要以小篆的筆法寫大篆。隸書方面,他開始寫漢碑,即臨《史晨碑》《張遷碑》《禮器碑》《曹全碑》,以后又寫《華山廟碑》《石門頌》等碑。結合鄧完白筆法,他的隸書很有吳讓之的風格。他贊成鄭簠(谷口)的八分字,能夠以草法寫隸書,不拘于古人面貌,別有創新,并且主張從隸書中汲取楷法、草法變化之機,有利于書法藝術的提高與創新。

    1942年秋,在天津永安飯店舉辦為期兩周的書法展。展品共約三百余件,真草隸篆行諸體皆備,大有擘窠,小有蠅頭,展覽獲得巨大成功。其后,榮寶齋、夢花室、云山國、佩文齋等七家聯合為吳玉如定出書例,其價不菲。

    1943年,吳玉如受聘于天津工商學院國文系,后改為津沽大學,任國文系主任,并延請裴學海教授訓詁,壽石工、俞平伯授詩詞,華粹深授戲曲,皆一代知名學者。1951年,因與校方負責人發生齟齬,毅然辭職。自此年始,以“迂叜”為號。同年,與妻子馬淑蘊離異。

    失去工作和家庭的吳玉如,以教家館和鬻字為生,后為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上海古籍所等點校古籍。1958年,參加了《辭源》修訂工作,負責詞條的編寫。1957年,吳玉如準備舉辦第二次個人書法展,精心創作了各類書體作品二百余件,惜受當時形勢變化影響被迫取消。此間的代表作有《三體千字文》《魏書千字文》!度w千字文》小楷整飭之中充滿靈動,行草酣暢淋漓、揮灑自如而極具規范!段簳ё治摹凡痪心嘤谝患乙槐,若趙?叔之獨出己貌。1962年,張伯苓先生夫婦合祔,吳玉如用魏碑書體撰寫的碑文亦是經典之作,文中“允公允能、日新月異”八字成為后來的南開大學正式公布的標識系統中的字體。

    吳玉如先生18歲詩稿
    吳玉如先生《雨霽園中即景》及83歲時所書跋語
    吳玉如先生擬黃山谷筆意詩鈔


    吳玉如對于行草書鉆研最深,造詣最精,用筆結體得“二王”之神妙,集歷代行草書家之菁華于腕底,運籌自如,別開新面。他先由《蘭亭》與《圣教》入手,對于馮承素、虞世南、褚遂良、歐陽詢、陸柬之、趙孟頫諸家所臨的《蘭亭》摹本,均有深入的探討。吳玉如將各摹本的優字、劣字逐一比較,選優學用,從而寫出自己風格的《蘭亭》。對蘭亭字的放大書寫,除去元代趙孟頫寫過五六寸的大字以外,吳玉如寫有十七厘米見方的《蘭亭序》全文大字,可與其相媲美。吳玉如對《圣教序》研習也是很深的,是研究行草書布白的最佳示范。運用活了,行草書就造成一個新的意境。吳先生就是用“二王”的行草氣韻,迸出了自己的旋律,自成一格,高雅超逸,灑脫空靈,沐晉唐之風,寓樸茂于韻秀之中,顯凌厲之于骨氣內,使人驚服。

    吳玉如認為,行草書是書法的準則,它能夠指導各種書體研究布白,研究陰陽揖讓,研究一點一畫的適當恰好,提高一幅字、一行字、一個字的適得其當。他主張把王羲之的《觸霧》《喪亂》《孔侍中》《二謝》等名帖放大臨寫,求其神韻,師其內涵。他還把唐宋元明諸名家的妙字吸收到自己的作品以內,眾妙咸集。章草方面,他認為必須學《出師頌》的渾厚和明人宋仲溫的超脫,不可扁同竹片,缺少圓筆作骨。

    像許多知識分子一樣,吳玉如沒能逃脫“十年浩劫”的厄運。1967年,吳玉如被抄家,萬余卷藏書及碑帖化為灰燼,其中包括一些罕見的孤本、善本。這一年吳玉如以干支紀年“丁未”二字冠頂作一聯:“丁叔末,肝膽輪囷,不逐波流成俯仰;未殂謝,心田活潑,庸因老困便頹唐。”直陳在亂世之中的苦悶及不甘頹唐的心跡。

    這一時期,吳玉如賴以生存的收入來源全部被堵死,沒有古籍點校,沒人買字,沒了家館,連吃飯都成了大問題。此時的吳玉如敞開胸襟,只要有年輕人喜歡讀書的,毫不保留地給他們講,只要有喜歡書法的,毫不吝嗇地為他們寫。要知道吳玉如當時連起碼的紙墨筆都買不起,學生們拿來什么,就用什么寫。

    在六十多個藝術春秋中,吳玉如與當代許多文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們之間的交游也留下了不少佳話、名篇:《北云集》中收錄了林宰平贈吳玉如的詩若干首,在《吳玉如詩文輯存》中同樣收錄了吳玉如贈林宰平的一些詩;吳玉如擔任津沽大學中文系主任時,張伯駒為吳玉如介紹了多名知名學者到天津任教,兩人除了填詞作詩外,還經常手談,切磋棋藝;俞平伯自擬一副對聯“欣處即欣留客住,晚來非晚借燈明”,請吳玉如書之,吳玉如將“住”改為“處”,俞平伯看后甚喜,說“雖一字之差,更為妥貼”,兩位老人唱和詩作更為多見;顧隨與吳小如因京劇結緣,隨即與吳玉如成為摯友,吳玉如有《和顧隨》七律四首;葉圣陶與吳玉如除了相互唱和的詩作外,還有不少往來書信,吳玉如去世后,《迂叟自書詩稿》出版時,葉圣陶題寫了書名;啟功尊稱吳玉如為“吳老伯”,中國美術館舉辦吳玉如書法展,啟功題寫了展標,并恭敬地寫下“啟功拜署”四個字。此外,吳玉如與壽石工、鄧散木、高名凱、許姬傳、馬萬里等一代名家還有許多講不完的故事。

    吳玉如是一位名副其實的教育家,培養出很多著名文學者和書法家,如1958年版《辭源》修訂主編之一劉葉秋、文史專家卞慧新、文物鑒定家劉光啟等。李鶴年、嚴六符、黃壽昌、單體乾、楊魯安、歐陽中石、陳驤龍、張洪千、陳連羲、陳云君、尹連城、韓嘉祥等書法家更是不勝枚舉。

    吳玉如的晚年生活十分窘迫,幾乎瀕臨絕境,在老友章士釗極力勸說下,致函周恩來總理。在周總理直接關注下,他被聘為天津市人民圖書館特別顧問,每月有了六十塊錢生活費。后來天津文史館接納吳玉如為文史館員,又發給他六十元工資,吳玉如毅然退掉了圖書館的生活費。

    改革開放后,吳玉如迎來了新的春天。他欣然寫下了一副對聯:“幽竹盡懷太古致,春山咸似少年人。”
    晚年的吳玉如為了促進中日書法,拖著重病的身軀,堅持為來訪的日本書法參訪團講解《書譜》,并做書法示范,他說:“決不能讓日本人取笑我中華無人。”

    1982年,張大千將迎來八十壽辰,在臺灣的蔣經國先生將為其祝壽。4月23日,吳玉如揮筆寫下了“炎黃子孫盼統一—遙寄張大千”幾個大字,刊載在《人民日報》。5月8日,吳玉如住進了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8月8日,吳玉如與世長辭。

    吳玉如是中國傳統文人的杰出代表,他一生淡泊名利,是真正的鴻儒大隱,始終保持著文人本色,維護著文人的尊嚴,秉持著“二王”法缽。有人把吳玉如稱為被低估的大師,其實未必全面、準確!秴怯袢缛肪幬瘯涍^兩年的辛勤工作,共計十八卷的《吳玉如全集》編輯工作基本結束,此項目獲得國家出版基金和天津市出版基金的雙重資助,將于2021年上半年問世!秴怯袢缛啡菁{了他在不同時期的作品三千六百余件!秴怯袢缛返某霭,將會為廣大書法愛好者帶來一個完整、全新的吳玉如,也為我們重新認識、思考、研究吳玉如書法藝術提供了可靠資料。

    (作者為南開大學吳玉如藝術研究中心主任、
    吳玉如藝術館館長、《吳玉如全集》副主編)
    責任編輯:劉光

     
    友情鏈接
    數字期刊
    合作站點
    博看網讀覽天下喜閱網悅讀網龍源期刊網91悅讀網VIVA閱讀百度藝術百科
    版權所有:《中國書畫》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亮甲店130號恩濟大廈B座4層   郵政編碼:100142
    電話:010-63560706   傳真:010-63560985   技術支持:15910958576   網站廣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備12050137號-1 
    黄图漫画,国产色在线最新的视频,99re8热视频这在线视频,96电影网,国家队樱花动漫免费 女人脱裤| 99看| 黄色网| 在线看无码的免费网站| 久99视频精品免费观看福利| 禁室培欲下载| 在线a亚洲老鸭窝天堂Av| 中国人在线视频播放| 在线极速中文字幕| 色天使最新网址| 欧美电影下载| 欧美日韩一本无码免费专区| 久久久这里只有精品17| 禁室培欲下载| 日一下影院| 爱回家 粤语| 亚洲11p| 中文字幕乱码免费专区| 色青图片| 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香蕉视频| 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学生| 在线二区 中文 无码| 国产亚洲精品免费观看视频| 二七一十四| 凤凰四重奏演员表| 黄文小说| 黄色小说免费下载| 没有被爱过的女人| freemovies在线视频| 飞鸟影视网| av天堂电影网| 军警雄液| 在线一区在线观看| 借种之灭门惨案| 啪嗒啪嗒的视频大全在线| 娜塔莉的情人| 在线天天看片视频免费观看| 在线免费看黄av| 中文字幕变态另类二区| 记得香蕉成熟时2| 中美亚洲欧美综合在线|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